文苑撷英

高泽申 散文——《匆匆的晚霞》

作者: 高泽申     时间: 2021-08-11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匆匆的晚霞



对于步入社会不久的我来说,想见见老同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上个周末好不容易凑出了一天时间约了老同学出来吃饭,坐在一起才感觉到确实都变了,与以前不同这次他还带了女友来。在校时,一起经常聊得无非是游戏、考试的事情,等再见到他时,谈起的话题也成了工作、生活琐事。

“毕业也有两年了吧,你现在还在那挖煤吗?”他打趣道。“我单位现在因为疫情影响海外项目都堆积在那,现在忙得不行。”

“我还行吧,你听谁说我在那挖煤呢?”

“就杨光么。”他张口说出,直接就把杨光给卖了。

“也不算挖煤吧,车间里抡锤呢。”

“那你还在那干啥,来兄弟这,你之前不也做过设计吗?”

看的出作为朋友他还是有为我着想,但我婉拒了他,他也识趣不在提这档子事。他的工作和我们大学所学专业对口,对他工作上的事情我倒是也能插上几嘴。听他又抱怨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后,我们聊起来大学时候的老本行——最近游戏打的咋样,上了多少分等等。但这话题没进行多久他就被女友口头警告了,最终只能草草收场。他以前往往是自负的,从来不知所谓害怕,任何事情仿佛都不在意,口头禅总是一句土话“怕锤子”,觉得这世上并无什么难事,而且往往以此得意。现在我才看出是不对的,并非没什么难事,而是因为并非不怕,是并未遇到该怕的时候罢了。吃完饭后总是觉得好不容易见一次,这样就结束有些草率,最后在商议下我们又一起去唱了三个小时的歌。我自认为唱歌虽说不上难听,但也不是多好,仅仅是五音还能在调上。可他俩就仿佛那过江的鸭子,任你曲调在哪,只管唱自己的。唱完歌,看得出他二位也算满足,相互道别各回各家。

回想自己这些年与同学来往,恍惚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。学生时代贯穿了我的大部分阅历,那时还不知什么是忧愁,只是记得三、五个伙伴放学路上在夕阳晚霞里相互追逐。

后来,就有了考学的烦恼,每天除了在校学习,回家还要去补课,要去复习。最轻松的时候就是放学回家那段时间,与住在一起的同学边走边谝,拿着仅有的零花钱买些零食,望着天空的的晚霞渐渐暗淡,道别后再去开始晚自习的忙碌。结束了考试的烦恼后,仿佛又可以回到那个不知道什么是忧愁的时间。每天傍晚和舍友走在操场上,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,看着来来去去男男女女有说有笑,与他聊着自己曾经的“辉煌”一刻。然而,晚霞总是要走的,走到哪里去呢?就没人知道了。是随了淡白的稀疏的冷月的清光爬上暗沉沉的天空里去了么?是随着西天的殷红落入远山的草丛中了么?我知道的,只是她走了,带着尘封的时光走了,像烟笼春宵的清梦一般消散。

回想自己参加工作以来的点滴,却被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唤醒。时间就是这样,晚上的心事,总是被清晨叫醒。下了几场连绵阵雨,夏天也快该结束了,所有这一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年已经就要过去了。

在我的记忆中,仿佛校园里的那些美好时光都是与暖色调的黄昏一同出现,以至于让我总是在下班后拿起手机去捕捉每一朵令人心动的晚霞。只是不知是手机无法准确记录下那一抹美好,还是回忆的滤镜使得校园里的晚霞更加瑰丽璀璨?细细想来,其实让我留恋的不是当年匆匆消失的晚霞,而是倾诉不尽的少年心事,以及学生时代无忧无虑的青葱岁月!

(黄陵矿业  高泽申)


上一篇:宿建梅 散文——《泓秋流韵》 下一篇:王琦 诗歌——《秋话》